•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110dd.com dxj110.com rz54.com v8k8.comm 099ss.com 011aa.com 911qx.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业制服  »  业务经理偷情的午后

    我今年35岁,住冈山镇,在路竹一家金属处理公司担任业务经理。今年的夏天,在一次意想不到的际遇里,我上了办公事的女同事,让我也有了‘外遇’的经验。在此写出来和各位读者分享。

    过年后公司同部门来了一位31岁的女同事,高职毕业,个性看起来内向,文静,工作勤劳,学习能力也强,可是谈吐不太像彽学历的女人,气质不凡。

    她身高约156公分,戴着一幅度数蛮深的近视眼镜,脸蛋不漂亮,看起来还比她的年龄大约五岁。身材普通,可是那双腿却长得很均匀,虽不是修长型的,小腿很平均。是唯一会让我想对她多看一眼的地方,隅而穿着较短的洋装或短裙,我总是会不断的偷窥那双玉腿。甚至想入非非的想摸它一下,真恨不得我老婆也有那双玉腿,我必定每天用舌头舔它一遍。

    就在八月的中旬,有一天冈山有一个我的客户,说他的材料镀锌出现瑕疵,我正在准备一些修补材料。突然,我的主管说要把这个客户交接给她,要她跟我去了解该客户的需求,顺便教育她该如何修补及一些知识维护及工具的使用。

    大约九点半,我们就开着我的车子,一路驰骋飞快的前往冈山了。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聊著,我还暗自喜悦的,今天真有眼福。她正好穿着一件白色薄的长袖衬衫,搭配一件白色的及膝窄裙,裙子前面一排钮扣,最后一颗到裙尾约有5公分,看起来像有点开叉的感觉,好不迷人,坐在我的车上时,裙子更露出那双雪白的玉腿,她时而双腿交叉跷腿,时而双腿并拢,因路途遥远可能累了,隅而就把双腿打开,那双玉腿差不多全都露出来了,看得我想入非非,好想把右手伸入短裙的细缝里,抚摸那双雪白的玉腿。

    到了客户那边我们也很认真的工作,她更努力的学习,南部夏天的雨真多,早上出门天气还很晴朗,到了近午时分,突然天色昏暗,外面下起滂沱大雨。我们两人忙的交头接耳的,也不晓得外面已下著大雨,到了约下午2点,任务结束后,雨还下的很大,因离停车场约有半公里远,又没有雨具,我们就和客户讨论一些问题和闲聊。大约过了半小时,雨几乎停了,我们就告别客户,走往停车场方向,大约剩下50公尺远时,突然又下起大雨,四边都是空地没有躲雨的地方,我们就开始拔腿飞快的跑到车子里头。此时两人已被雨淋的像两只可怜的落汤鸡。

    最气人的事,我们一进入车内,雨又突然停了。两人拿起手帕,擦拭身上雨水,也你一句我一句,不停的抱怨著老天。我们全身从头到鞋子都已经全湿了,尤其她的衬衫整件紧贴著身体,变得几乎透明了,我可轻易的看到她的内衣,是一件黑色蕾丝做的。平常不起眼的胸部,此时显得坚挺又丰满。透过湿淋淋的衬衫,显露出上半身的肌肤的雪白,那条白色短窄裙,也湿透到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T字内裤。于是我就边开车,边斜着眼睛,偷窥了她的全身,不一会儿,我的阴茎已慢慢的硬起来了,更把裤子撑的突了起来,血脉开始喷灌到全身,全身热了起来,都感觉 不出车子开着冷气的寒冷了。

    可是当车子离开客户公司没多久,又开始下起倾盆大雨,雨刷开到最大,还看不清路况,我们只好慢慢的把车子靠到路边聊天,等待雨势较小时,再回路竹。结果,这次雨势凶涌,下了半个小时了,还不见雨势变小,加上我们全身淋湿,冷气吹得她身体直发抖,只好把冷气关掉。

    冷气关了约十几、廿分钟后,她又因为车子内闷热而开始喊头痛,两人在车上已躲了将近一个小时了,仍不见雨势转缓的趋势,而且路面也开始积水,两人好似被困在汪洋中的一条船,开始害怕起来了。

    我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家爱之旅汽车旅馆,就提议到那里躲雨,顺便可以在里面泡杯热荼喝,不知道是我们的工作常到外地出差,进出旅馆很习惯,还是她身体不舒服的想找个地方休息,她马上就答应我。

    进入旅馆后,这房间装潢的很有情调。地上是舖核桃木板的,墙上都是白色系! 的装潢,有点法国浪漫的气氛,床头柜在床的两边,各有一支很古典型的镀金可调光的座灯,左边柜上还放了笔、纸及一个保险套。床头墙面和床上方的天花板,贴满了约10公分的正方型暗色的玻璃镜子,床的对面是一面大镜子,镜子前面有矮柜,矮柜上摆了一台32吋的大电视机,左边也有一面大镜子的化妆桌。床的右边摆了一台电动按摩椅,接着浴室门口是饮水机,摆有两包摩卡咖啡包,及一包乌龙茶包和一包香片包。

    一进房间,冷气很强,她就闯进浴室冲热水了。我全身湿淋淋的坐在化妆桌的椅子上,看了一下新闻报导的节目,觉得身体发抖,就到饮水机泡杯热茶。到了浴室门口,门上的毛玻璃窗有部份被水溅湿,隐约可以看到她在里面冲洗的动作和模糊的身躯,吸引了我的目光直瞪的像似眼睛要穿透这块玻璃,动作开始放慢,并开口问她:“惠,妳要喝咖啡还是茶?”“什么咖啡?”她边冲水边回问我“摩卡咖啡”“不要,有什么茶叶?”“乌龙和香片”“我要香片,谢谢”她仍继续冲著。

    我也慢慢的透过毛玻璃边看她洗澡,边泡茶。一会儿浴室里的冲水声停了,我急忙的捧著两杯茶回到化妆桌前坐着看电视。她出了浴室,我更瞪大了双眼,她双手拿着她的衣物,身上只围着浴巾走了出来。同事那么久了,她除了那双玉腿值得我看以外,我从没发现她包在衣服里面的肌肤那么的迷人,雪白细腻。浴巾从胸部包到臀部下一点点,两条粉腿几乎全露在我面前,看的我两眼及嘴吧张大,全身肌肤雪白细嫩的秀色可餐,让我垂涎三尺,好想一口吃掉她。她边走边向我唠叨的:“快,快,换你去冲个热澡,才不会感冒。”

    喝了几口热茶后,我边走向浴室还边看着她的躯体,这时被她发现我这双色瞇! 瞇的眼睛在偷窥着她的身体,突然脸马上红起来,稍微象征性的遮掩了一下身体,向我轻吼著:“看什么,没看过啊,我有的你老婆都有了,有什么好看的,不会回家看你老婆啊。”

    我走到浴室门口,转头幽默的回应她!“我老婆身上跟妳不能比,妳比较好看啦”“嘿……嘿……嘿……反正不看白不看,看了也不用给钱。”她有点生气的又大吼:“厚……色狼,等一下看老娘把你的眼睛挖掉。”说完抓起一个枕头就丢过来了。我立刻将浴室门关起来。

    洗澡时我的头脑都在想着刚才看她的每一个画面,不由得的整支肉棒硬的快爆掉了,于是就站在莲蓬头下,边冲边套弄起来,我的大肉棒更是涨的青筋都突起了,若没有让它发泄一下,恐怕快爆炸了。心想着跟她做爱,右手套弄着我的大肉棒,套弄了许久还是没有办法说服我的大肉棒出来。恐怕需要有个大肉穴让它干弄,才能消暑。

    我也学他包著浴巾,手拧着衣物走出浴室,我觉得我的肉棒把浴巾顶的前面突起,她躺在电动按摩椅上,不停的玩着手上的电动按摩椅遥控器,变换各种功能,没有注意到我的突出。她已拿出衣橱里的衣架晾好她的衣物,我也将衣物分挂在墙上,可吊挂的地方,再把冷气开到最强,来吸干衣服的水分。

    她到床上拿了一个枕头,抱着躺在按摩椅上,说她要躺在按摩椅上睡,叫我睡在床上,养精蓄锐休息一下,好回家时有精神开车。当她拔掉脸上的眼镜时,我才发觉她的美,平常被那支眼镜遮掩了她的面貌,不知办公室里还有一位大美女。如 此美色当前我怎么睡得着觉,除非有个肉穴让我插干一番。我向着她的方向侧身,她突然严肃的问我有没有带女人上过这种地方,我也坦白的表示婚前曾经有带女友来过。后来她才语调哽咽的说出,最近发现她老公带着女同事上宾馆,那个女同事还未婚,她的老公隐瞒她半年多了。

    说到激动时,抓起抱在身上的枕头往我身上丢来,飞到了化妆桌的地上,嘴上还大骂:“你们这些臭男人,去死吧!”然后号啕大哭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动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坐在床上许久才惊魂定了下来,包好浴巾,去捡起那个枕头,拿回去给她。她仍躺在按摩椅上,双手盖住脸号啕哭着,我怜香惜玉的跪在她耳边安慰她,她再度丢下手上刚接手的枕头,翻身向着我,双手抱着我的头,又大哭了起来。

    我的脸颊紧紧贴着她的脸颊,我的脸刚好向着她身体的方向,她的眼泪已溅湿了我的脸,真不知道如何哄她时,我的眼睛发现她的浴巾已稍微松开了,两颗饱满白嫩的绵球,快全裸露在我的眼前,左边的乳头,也跑出浴巾外面。我不知道她在 歇斯底里的说著什么,我的双眼已在偷偷的掀开她的浴巾,抚摸她的胸脯;顺着往下看,她刚才的挣扎,让她的大腿略微张开,敞开了浴巾,让大腿几乎全露,天啊!她没有穿内裤,我还看到她的阴部的阴毛像草丛一样的,看得我热血沸腾,血脉开始扩张,直冲到我的脑部与大肉棒。

    有人曾经告诉我,女人的阴毛浓密代表淫欲强,而眼前的大淫妇,既然掩饰了我将近半年,到今天我才发觉,我今天不能错失了这大好机会。我要好好的干她一票。我的头开始晕眩了,肉棒涨的像电线杆那样的长、粗、硬,今天如果没有干到她,恐怕没办法对我的弟弟交待。

    在淫魔的驱使下,我大胆的将右手环绕到她的背部,先隔着浴巾抚摸她,边数落她老公的不是,边称赞她的温婉,教她如何应付将来,也自动的提出需要我帮忙时,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助她,句句入耳,慢慢的打动她的芳心,让她对我没有戒心后,我的手慢慢的伸入浴巾里,抚摸起她的背,她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狗,让我抚慰著。

    打动她的芳心后,她更紧紧抱着我的头,我预估时机成熟,就体贴的要她到床上躺着,盖著棉被才不会着凉,她表示她已心力绞碎,无力爬起来,要继续躺在按摩椅上就好。我没征求她的同意,左手搂着她的颈,右手伸入她的双腿后侧,挺身将她整个身体举起,她有点撒娇著半推半就的轻微抵抗著,她的抵抗使浴巾愈来愈松,抱到床上时,我故意跌了一跤,和她一起趺倒在床上,我的头刚好就贴在她的两颗大 奶上,舒服极了。

    她急忙的,右手轻轻的打了一下我的头,我抬头刚好在她面前,跟她近距离面对面的看着,真的很漂亮,人间的仙女。她带着含羞的脸红了,两人突然尴尬了几秒钟,她通红著脸向我道歉说:“对不起,你对我那么好,我不应该打你的……唔……唔……”

    我等不及她说完话,就把嘴巴盖在她的嘴上,使劲的吸吮她,她也极力的挣脱,几次我的舌想突破她的嘴唇,她还是紧合著不肯让我攻入她的嘴里,她用力的推开我的头,立刻大大的吸了几口气,好像快窒息一样。

    我等她吸完气后,爬到她身上,整个身体压在她身上,让她动弹不得,霸王硬上弓似的,将嘴含住她的左胸脯,左手在她的右胸脯揉搓著,她的胸脯不大,肌肤细嫩的富有弹性,她两手还想推开我,口中还不停的轻嚷着:“不行……不行……不可以这样……”我不管她的阻挡,放肆的更加在她的两颗大奶上轮流的吸舔着手也交换的搓揉着她的两粒奶头,不一会儿,被我吸揉的渐渐硬了,她的抵抗也渐渐无力,我更用我那只爆涨的像根铁槌的大肉棒,隔着两条浴巾顶她的淫穴。

    “啊……啊……不……不……要……不要……”“嗯……嗯……不……嗯……啊……不……要……”她被我逗弄的失去了心魂,虽然嘴吧仍轻声的吟著不要,双手已慢慢的抱着我的头,愈抱愈紧,最后无力反抗的呻吟:“嗯……嗯……”我再俯身拉开我俩包在身上的浴巾,前去吻她的耳根、脸颊,她还是没有反抗的矫吟,呼吸声音也更加急促,我再度向她的嘴巴需求时,她的嘴唇不再紧闭了,让我的舌头轻易的经过她的唇、齿勾引她的舌,进入我的嘴里,让我用力的吸吮,连她嘴里的爱液也都让我吸过来。我的手也不停的在她的身体到处游荡著。

    “嗯……嗯……”我的嘴又离开她的嘴,在她的身体到处舔刮起来,她的身体配合著我的温情,开始蠕动,正好房间的音响传来‘爱的故事’演奏曲,添加了这爱巢不少情调。她几乎全身被我舔偏了,到处沾满了我的口水,尤其那双玉腿,是我梦寐以求的,今天终于可以让我如愿以偿的舔个够本了。最后我的舌头来到了这大淫妇的淫穴前,穴口早已淫水泛滥成灾,我先用鼻尖触碰几下,顺便深深的吸了几口这淫穴的气息,加添我满怀的热能,这股热能就灌穿我的全身,直冲到我的阴茎,热血充涨的每根青筋都浮肿出来。

    “嗯……嗯……给我……舔……我……”这大淫妇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开始向我需求她的淫欲,我的嘴巴紧贴着她的穴口,用力的吸取她的蜜汁,“啊……啊……嗯……嗯……美……好舒……服……”她双手抓着床单,大声呻吟吸干后再用我的舌头,轻舔两片大阴唇,她痒得开始浪叫。

    “啊……中……中……中……好美……好……爽……”“舔……快……一……点……我要……中……中……的舌……头快……用……你……的……舌头……奸……淫……我……。”淫水更大量的涌出,直冲我的脸,我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部的大、小阴唇、阴核,让她又痛又痒的直呼:“啊……啊……美……美死……了……中……我……我美死了……”

    “喔……怎么……这么……舒服……我……要……要……很……多……多……给……我……一点……中……哥……”我加快速度的专攻她的阴核,整片舌头在阴核的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刮舔著,一秒也不停止的。她忽然两手紧抱着我的头,推挤向她的身体,我整个脸被埋没在她穴口,鼻子不能呼吸,我嘴没有停止的刮舔到,她的身体痉挛,眼球翻白,身体颤抖的很厉害的大叫:“啊……啊……啊……中……中……我……我……死……了……妹……妹……要丢……丢……了……我……爱……你……我……”她就像只洪水猛兽,大量的淫水像山洪爆发的啧射到我的脸,立刻整个人瘫痪在床上,我更继续不断的舔到她流出最后一滴水,才肯罢休。她快气绝的呻吟:“中……亲哥……哥……你……的……舌……头……好棒……好……厉害……我……我……从来……没有……这么……爽……”

    休息了约二十分钟,她要我躺在床上,她爬起身来,整个人还软绵绵的趴在我身上,开始对我献出她的舌功,她不停的在我的乳头用力吸吮,用牙齿轻咬的,我的乳头也变硬了,我的手也不停的去搓揉她的玉峰及抚摸她的淫穴。接着她的舌头也从我的胸部一直舔到我的胯部,在我全身又吸、又舔、又咬的,让我全身酥痒的不得了,她停在我的胯下,认真的看着我那青筋爆涨的大鸡巴,右手也轻轻抚摸我的两颗睾丸,我全身的淫欲难耐的催她:“娟……快……快给我……给我妳的嘴巴”她不客气的左手握着我的鸡巴搓揉着,说道:“我的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好大,妹妹喜欢,让我先来安慰它,”说完,一口就把肉棒含进她的嘴,上下来回的套动着,她的嘴巴很厉害,对我的肉棒不停用舌头搅动,用牙齿轻咬,又吸、又舔的我心花怒放,整支肉棒含入口中,龟头直顶她的喉咙,她还用喉咙的肌肉,夹我的龟头,“啊……啊……这是……什么……功……夫……啊……爽……爽……用力………用……力…吸……”

    我被吸的直呼,她又用舌头舔刮我的睾丸,她的舌头好烫,烫的我的睾丸好舒服还不停的用双手轮流的套弄着我的肉棒。

    “啊……啊……娟……妹……妹……哥……哥……要……要……妳……的……. 淫……穴……”“不…可…以…再……逗…了……我要……干……妳……干……妳, 的……大……淫…穴……”“哥哥,舒服吗?”“舒……服……妳……的……嘴……厉……害……我的……鸡巴……快……受不了……了……快……快……让……我干……妳……”

    她起身蹲在我的胯上,左手压在我的肚子,右手握着我的鸡巴,放在穴口,我猴急的往上用力一顶,整支鸡巴马上被她的肉穴吞没了,直攻她的穴底,“啊!她叫了一声整个人坐在我上面,开始摇动她的臀部,她的双手抓着我的双手,就像划船一样的愈摇愈快,接着我放开她的双手,抓住她的双峰,又搓、又揉的,“美……美……啊……中哥……大鸡巴……哥哥……你插到……我的心……我……爱……啊……”“你……比……我……老公……还会……干……我……”“要不要……我当妳的大鸡巴老公……”“要……要……爽……好爽……”她的技巧一级棒,一会儿半蹲著,身体上下整个肉穴把我的鸡巴一吐一吸,我也配合她的动作,用力的将肉棒往上顶,“喔,BANY……大鸡巴……老公……好爽……好舒服……我……的……魂……要……飞……要……飞……了……”

    一会儿她又坐在我身上,整个臀部360度的转动着,让我的鸡巴在她的穴里不停的搅和著每个穴肉,龟头就在她的子宫深处紧紧的磨擦,她也浪的乱吟“嗯……啊……美……啊……美极了……。”“中哥……老公……我爱你……爱……死……你的鸡巴……我……爽……”淫水又不停的随着她的动作,沿着鸡巴大量的流出,我的阴毛就像沼泽地被她的淫水淹没了。

    我要求她停下来,跪趴在床沿,将臀部微微翘起,我站在床下,左手抱住她的 臀部,右手握着肉棒,伸进她的两腿间,先在她的阴户上上下下摩擦,她痒的叫着 “中哥……快……插……进……来……”“快……把……你……的……大香肠……喂……我……的……穴……”我对准湿淋淋的穴口,用力一顶,整支鸡巴又没入她的淫穴,

    “啊……好……好大……的棒……快……快……抽我……插我……干我……”

    “我的这根……大不大……有没有……喂饱……妳……啊……”

    “有……有……好大……好长……好粗……把……人家……喂的…饱……饱……的……用力……啊……干……啊……”

    我双手抓紧她的腰,拚命的抽插著,把她干弄的约40几分钟,这大淫妇的高潮不断的来,也未见她求饶,还拚命的配合我的干弄。如果是我的老婆早就跪地求” 饶了。

    “我……的……中哥哥……妹妹……需要你……需要你……大鸡巴……老公……让你……干……一辈子……你才是……我的……老公……”她的两腿之间已经汁液横流,胸口因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两颗大奶也跟着动作摇摆起来,“啊……啊……好……好……好刺激……啊”我突然全身酥麻,阴茎更加坚挺,抽插的更凶,一股热流往她的穴底直射,“啊……啊……妹……妹……我要……我要……来了……嗯……把……我的……小孩……嗯……都给妳……给……妳……了……。”她听到我的呼啸及感受到肉棒的那股热流的冲力,紧张的叫着:“啊……啊……爽……爽……啊……不……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会……有小孩的……啊……啊……”

    她想逃脱我的精液,我赶紧抱紧她,不让她挣脱,她拚命的挣扎,最后一些精液射入她的淫穴,一些被她挣脱射在她的大腿和床单上。

    我已精疲力尽的倒卧在床上,她赶紧到浴室冲洗她的淫穴,紧张兮兮的想把我的精液全部冲洗出来。冲完后她也疲惫的倒在我身旁,紧紧抱着我呼呼大睡了。

    睡了一会儿,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柜台催促休息时间到了,外面的雨也停了我们又一起到浴室冲澡后,衣服也被房间的热情与那场战火烘干了。穿好衣服我们就驾车回家。一路上还在回忆刚才的那场缠绵的剧情,我们也各自拿另一伴相比较,一路轻松的开往高雄路竹…………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