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110dd.com dxj110.com rz54.com v8k8.comm 099ss.com 011aa.com 911qx.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业制服  »  奴隶诊所

    “你一定会被抓的!你这个变态的人渣!”一个女人尖声的叫着,声音中夹杂着愤怒与恐惧。

    回应她的却是一抹悠哉的微笑,“喔,亲爱的,我确定我不会有事的,”他对她说著,“当我完成了之后,你会很乐意和我合作的,我会让你帮我带其他的女孩进来,就像你当初被带进来一样,你一定会很高兴的帮我的。”

    “不可能的,”女人狂吼著,“你真的……发疯了。”

    又是一抹微笑,“发疯的定义很模糊啊,”他高谈阔论著,“我们平常把它定义为精神错乱的人,但是这里是我的诊所,应该由我来定义。”

    “你的诊所?”女人坐在铺着皮革座垫的椅子上,讶异的看着桌子对面的男人,“你到底是什么人?”“啊,真对不起,”他回答著,“我都忘了我没有先自我介绍,”他站了起来鞠了个躬,“我叫做司徒柏青,是这间司徒心理诊所的医师,”这个男人看着面前的女人继续说著,“你叫做吴佩菁,美国纽约大学人类学研究所的学生。”

    “你为什么知道这些?”佩菁喘着气,眼前的男人不只抓了她,还知道她的名字和背景,这让她感到更加的恐惧。

    她一定得逃走不可,她用力的跳了起来……不,她只是试着这么做,她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她全身的肌肉都完全松弛著,好像泡在浴缸里一样,飘浮着……她的心灵也跟着模糊了起来。

    司徒医师看着她,微笑着,“告诉我,吴小姐,”他问着她,“你在发现自己坐在这张椅子上之前的最后一个记忆是什么?”司徒的声音把佩菁稍稍的拉回了现实,“我在酒吧里,”她说著,“我不记得是哪一间了,有两个女人走过来和我说话,我也和她们说话,后来她们走了,我喝掉了桌上的饮料,然后……然后……”她眨了眨眼,“然后我就坐在这张椅子上了,”她好像突然领悟了什么,“她是帮你做事的吧?是不是?她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在我的饮料里下了药,然后把我带到这里。”

    “你说的对极了,吴小姐,”司徒拍着手,“只有一个小细节你没有说清楚,她们是两个人互相配合的,一个人和你说话,另一个人再趁机下药,然后她们把她们喝醉的朋友,”司徒做了一个手势,比著佩菁,“就是你,抬到车子上,戴到我这里来,我看了看你带的东西,在你还在药力的影响下问了你一些问题,这可不是一般的迷幻药,你是有问必答呢。”

    司徒拿起桌上的一个按钮,按下了铃声说著,“盈茹、妤芳,请你们到这边来。”

    门打了开来,两个美丽的长发女人走了进来,她们穿着全白的护士服,但不像是一般的护士,低胸的上衣、短到快看不见的迷你裙、丝袜,还有夸张的高跟鞋,佩菁想着,这简直就像她前男友收集的那些片子里的女人。

    她们整齐划一的说著,“是的,司徒医师?”“她们就是把你带来的女孩,”司徒说明著,然后好像是随意的用手划过她们的眼前,“女孩们,立正站好!”两个女孩突然都挺起了胸,贴直了手臂,就像在军中一样的动作。

    “很好,女孩们,”司徒说著,“放松吧。”

    女孩们放松了身体,两只手自然的摆落着,但仍然站在原地,等待着她们的下一个命令。

    “我认得她们,”佩菁说著,“你对她们做了什么?她们好像被催眠了还是什么的?”司徒点了点头,“催眠只是一部分而已,她们被改造自动反应每个刺激,她们会做我命令的任何事情,相信我要她们相信的事情,享受着每个瞬间。”

    “什么改造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啊?”他笑了笑,用手示意著佩菁看看墙上的照片,“伟大的帕弗洛夫是我的祖先,俄国最负盛名的生物学家,我要将他的研究继续发扬光大,从制约进展成控制。”

    “天啊,”佩菁小声的说著,“疯了,这个人真的疯了。”

    司徒听到了她的话,皱了皱眉头,“喂,喂,”他指责著,“你没有仔细听吗?这里是司徒心理诊所,疯子是由人来定义的,而现在这里,就是由我来定义。”

    他站了起来,绕过桌子站在她的身边。

    佩菁几乎用尽了力量才能转头看着他,他的身材相当高大,穿着整齐的灰色条文衬衫,稀薄的头发在耳膑间已有一点斑白,戴着圆框眼镜,嘴唇边留着一圈胡子,慢慢的逼近坐在椅子上无能为力的佩菁。

    如果是在其他的情况下遇到这个男人,佩菁一定不会对他有任何防范,他看起来就只是个德高望重的学者。

    但现在不同,佩菁拚命的挣扎着,她一定要逃走!不管他们对她下了什么药,佩菁可以感到药力已经有了一点消退,她现在可以轻微的摇动身体,但就在她挣扎的想爬起的时候,她感到右手臂被针扎了一下。

    她坐了回去,身上的力量又完全的消失了。

    “唉呀呀,”司徒像是在责怪一样,“没有用的。”

    手上拿着一个已经空的针筒。

    “那是什么?”她喘着气。

    “这个啊?”他看着手中的针筒,“这可不是普通的镇定剂喔,这会让你变很乖的,”他用手抚摸著佩菁的头发,“不要抗拒了,等一下你就会忘记了自己为什么想要抗拒,你甚至会忘记“抗拒”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不……不要,”佩菁虚弱的抗议著,“不可以……啊……!”当司徒在她的手臂上又注射了一次之后,她眼前的世界崩解了,幻化成一片绚烂的色彩与舒适。

    “好……舒服……”她轻声吟著,想法完全离开了她的头脑。

    当她又慢慢的恢复了意识之后,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舒适的软垫上,她的腹部和手脚都被带子束缚著,头上戴着一个奇怪的头盔。

    她想要挣扎,但是身体完全使不上力,司徒刚才对她下的药显然仍然发挥著作用,想起了刚才被打了针之后那种奇幻的感觉,她颤抖著,因为她发现自己想要再来一次,天啊,她竟然想要再注射那种东西!“醒来啦?”司徒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来,“很好,现在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你在说什么?你……!”佩菁话说到一半,突然一股无法置信的快感像浪涛般卷过了她,她浑身愉快的痉挛著,每一吋肌肉的震动都比她之前能自由活动的范围还大,她眼前又只剩下了绚烂的色彩,过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她听到一些响亮的铃声。

    她慢慢的恢复了神志,耗尽了力气,身体无力的松弛著,好不容易才喘着气说著,“什么……什么东西?你对我做了什么?”司徒的声音又出现了,“你头上的头盔可以直接刺激你大脑控制快感的部位,会产生什么结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很棒是不是,亲爱的?我想你一定同意我的说法。”

    又一阵不可思议的快感。

    佩菁终于慢慢的回到了自己身处的世界,她喘着气,“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司徒的声音像是来自于太虚幻境,“我在训练你的条件制约,现在跟着我说:服从是快乐的。”

    “去死吧。”

    佩菁用尽力气的说著。

    司徒的声音叹了口气,“亲爱的,你这样是不好的,服从是快乐的。”

    又一阵快感,佩菁的身体剧烈的抽搐著,几乎翻起了白眼,然后听到了铃声。

    “跟我说:服从是快乐的。”

    快感,铃声。

    “服从是快乐的。”

    快感,铃声。

    “服从是快乐的。”

    快感,铃声。

    终于,佩菁昏了过去。

    当她醒来后,她躺在床上,穿着医院用的病袍,她下意识的坐了起来,然后突然记清了她的处境。

    她是一个囚犯!她是这个疯狂医生的俘虏,这个疯子把她当实验用的白老鼠,他对她下药,还对她用那种奇怪的头盔。

    她一定要逃走!她发现这个房间没有任何的窗户,她走向了房间里唯一的门,没有意外,那扇门当然是锁住的,在经过了几分钟徒劳无功的努力之后,佩菁只能选择放弃,床边摆着一张椅子和桌子,她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等著。

    过了一段时间后,门打开了,两个女人走了进来,并不是她之前见到的那两个人,一个染著一头红发,另一个则留着活泼的短发,短发女子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摆了食物,佩菁发现自己的肚子嗡嗡叫的,她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不过一定有好几个小时了。

    当短发女子把托盘放在她桌上的时候,佩菁突然一使劲,往门口冲去,但是她失败了,另一个红发女子很快的抓住了她,她的力量出奇的大,佩菁完全动弹不得,然后短发女子放好了托盘之后,拿出了针筒,在佩菁的手臂上又打了一针。

    很快的,佩菁失去了挣扎的能力,她傻傻的笑着,让那两个女人把她放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她们离开了房间,没多久后,药力就慢慢的消失了。

    佩菁叹着气,无可奈何的吃着桌上的食物,刚刚那一针似乎比之前司徒给她打的量少了许多,但是感觉还是那样的好,又一次,佩菁发现自己渴望再注射那种药剂。

    她浑身颤抖了起来,她知道这是那个疯子医师的计谋,一但她上瘾了,她就会?了得到这种药剂而做出任何事情。

    突然,司徒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发了出来,“感觉很棒吧,亲爱的?”“去你的,你这个神经病!”司徒咯咯的笑着,“喔,你还是很不乖呢,”他停了一下然后又说著,“让我看看之前训练的结果,告诉我,佩菁,服从是什么?”“服从是快乐的。”

    佩菁反射般的回答,而当她说出来的时候,一股剧烈的快感又袭卷了她的全身,让她不断的喘着气。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当她好不容易能在说话时她大声的喊著。

    “我以为我已经解释过了,?”他回答著,“我在训练你的条件制约,我伟大的祖先用狗来作实验,我将他的研究更发扬光大。”

    “不,”佩菁惊恐的叫着,“不可以!我不要!”司徒完全不理会她,“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你对铃声的反应,亲爱的。”

    突然间铃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喔……啊……”佩菁咬紧了牙,另一阵快感袭击着她,她在椅子上拱起了腰,铃声在她的脑里盘旋著,刺激着她每一处末梢的神经,一直到铃声终于消失了为止。

    “很好,佩菁,”司徒的声音说著,“就像你看到的,你的身体已经对铃声有了反应,你的心灵也会对我说的话做出反射,很快的,你将不会只是说服从是快乐的,你会把它当成绝对的真理,很快的,你只会做我要你做的事,只会想我让你想的事,因为这么做会带给你快乐,而你需要快乐。”

    “需要……快乐。”

    佩菁听到自己的声音说,她的头无力垂落着,眼睛半闭着,松弛的嘴角旁还流着口水的痕迹。

    她的脑子慢慢的清晰了起来,感到一股无比的恐惧,这比她所想像的还要糟糕,这个疯子的实验已经成功了,如果她不能很快逃出去的话,他会控制她所有的身体和灵魂的。

    可是到底她要怎么逃出去?每次只要那个医生或他的助手给她打一针她就恍惚了,而且每次的注射,都让她对那种药物更加的沉溺。

    她努力的想着逃跑的计划,然后先前给她打针的那两个女孩走了回来。

    “跟我们走,”红发女子说著,“司徒医师要给你下一步处置了。”

    佩菁想要抵抗,但那个短发女子立刻说道,“不要反抗,如果你想逃走的话,我们会再给你打针。”

    她们的声音听来跟先前那两个长发女孩一样,都那样的毫无感情而不自然,这样佩菁觉得毛骨悚然,她看着她的眼睛,找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

    她放弃了抵抗,乖乖的跟她们走了出去,几分钟后,她们回到了佩菁之前醒来的房间,她看到了那个先前戴在她头上的头盔。

    “不要!”她喊著,她知道司徒一定听的到她,“我求求你,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我什么都可给你!钱,我可以给你钱!”“没错,”司徒的声音传了出来,很高兴似的,“你会什么都愿意做,而且很乐意的。”

    “我求求你!”她尖叫着,“不要把我变的和这些女人一样!我不要变成那样的发条玩具!”司徒笑着,“我承认这些女孩确实有点像是机械,可是我跟你保证,只要我命令的话,她们也可以看起来很正常的,她们这样其实只是……我个人的兴趣,”突然他用着命令的口气,“把她安置在床上。”

    “是的,司徒医师。”

    两个女孩整齐的说著,然后极有效率的抬起了佩菁将她放在床上,把她的手脚绑住,将头盔戴在她头上,在她的太阳穴和额头贴了一些电击的装置,佩菁不知道这些东西,她上次来这里是完全不省人事的,但是现在她即使清醒著,也是什么也不能做。

    “今天我要给你更进一步的训练,”司徒医师在佩菁看不到的地方掌握一切优势的说著,“之前给你的建议和反射都那样的成功,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不回到这里把你的认知重组一下。”

    佩菁听不懂他说的意思,可是听起来很不好。

    不过没多久后,佩菁就什么也不担心了,因为那部机器开始给她源源不绝的快感,而且这次跟之前不太一样,不是那种疯狂的高潮,而像是一浤涓涓细流流过她的身体,几分钟后,她又听到了铃声,而快感立刻强烈了起来,她闭上了眼睛,什么也无法思考。

    又一段时间后,她面前落下了一块画著漩涡的圆盘,圆盘开始旋转着,很快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的目光很自然的集中在漩涡上。

    “不要,”她虚弱的哭喊著,“你想要催……”她连一句话都说不完,事实上,现在的她连思考都有困难,她在跌落,跌落到眼前的漩涡,跌落到这个美丽而迷人的漩涡,她该抵抗吗?她不记得了,也不想关心。

    声音传了出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做的很好,亲爱的,继续看着眼前的漩涡,享受这个感觉,然后放松,让我来引导你,你需要我的引导,没有我你就会迷失,对不对?”“漩涡……”佩菁低声说著,眨了眨眼,“需要你的……引导。”

    “佩菁,你的教育程度到哪里?”“我……我是研究所……一年级的学生。”

    佩菁迷惘而不通顺的说著。

    “不对,佩菁。”

    那股声音说著。

    “不对?”困惑著。

    “佩菁,我要从十七开始倒数,每当我数一个数字,你就会忘记一年的教育,那不是真的,佩菁,那只会阻隔你的快乐。”

    那声音坚定而充满著威严,佩菁觉得自己应该信任它。

    “十七,我们要开始了,你相信自己是一个研究生,十六,消失了,你的教育程度是什么,佩菁?”“我是大学生,”佩菁回答著,“我有大学学位。”

    “十五、十四、十三、十二,”司徒医师慢慢的引导著佩菁,每数一个数字他就停顿一下,然后摇了摇铃铛,加强佩菁的快感,“请问你的教育程度,佩菁?”“我……我有高中文凭。”

    佩菁喘着气说著。

    “十一、十、九、八、七,”司徒继续往下数着数字,佩菁茫然的望着眼前转动的漩涡,只能不断的让他剥夺著自己的知识,“请问你的教育程度,佩菁?”“我……我小学刚毕业。”

    她迟疑的回答著,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漩涡。

    “很好,佩菁,”司徒说著,然后他问了她一些问题,确认她的教育程度真的如他所预期退化到了小学的程度,而结果证明的确是的,佩菁曾经受过的高等教育完全被删除了,或只是被隐藏在强大的催眠禁制下。

    总之除去了这些障碍,佩菁将会更容易被掌控,司徒得承认,这么做也是因为他个人的癖好,他喜欢他的女人像个笨蛋。

    圆盘慢了下来,然后终于停止了转动,医生命令著一旁穿着护士服的两个女孩,“把她身上的东西解开吧。”

    “是的,司徒医师。”

    就像她们当初把佩菁绑在上面那样的简洁迅速,她们很快就解开了她身上的东西,然后她们站着,等待着下一个命令。

    虽然身上的束缚解开了,但佩菁还是傻傻的躺在平台上,茫茫然的笑着,在她的心中,她仍然看的到转动的圆盘,不断不断的将她扯入,没有带给她快感的头盔,没有了铃声,没有了医师的声音,她只剩下眼前的漩涡了。

    司徒医师走进了房间对着两个在等待命令的仆人说著,“小芊、婕卉,你们可以离开了,有需要我会再叫你们过来。”

    “是的,司徒医师。”

    两个女人机械般的回答著,转身离开了房间,她们会回到平常的职责,待在医师为她们准备的源源不绝的快感中。

    司徒走向他最新的患者,“佩菁,听的到我吗?”佩菁回答著,“是的,医生。”

    “很好,佩菁,”他看着她,然后脱去了外套,解开了领带,“请你站起来。”

    佩菁走下平台站着,双手无力的垂落在身边,仍然仰著头看着早已经不在那里的漩涡。

    司徒医生命令著,“佩菁,看着我。”

    “是的,医生。”

    她低下了头,看着他。

    “记住你刚刚享受过的快乐,佩菁。”

    司徒说著,将外衣脱了下来。

    佩菁喘着气,并开始呻吟著。

    “你可以享受更棒的快乐,佩菁,”佩菁张大了眼睛,“听我说,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是的,”她抽咽著,“求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司徒脱去了他的汗衫,“你是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人,”这是真的,佩菁有着高挑的身材和纤细的双腿,一头大波浪的长发让她的五官显得很精致,她的胸部不大,却有着相当完美的胸型,“一个健康的漂亮女人。”

    现在的她穿着医院里的宽大病袍,看不出她的好身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显得茫然而无辜,这当然是医生的杰作。

    “性,”司徒继续说著,“你需要性爱,只要有性爱,你就会得到那些快乐,比你之前所经历的更强烈,你非常渴望那种快乐吧,是不是,亲爱的?”他脱去了裤子。

    “非常……渴望,”佩菁轻吟著,内心燃起了欲火,“喔,是的,快点给我。”

    她在身上乱抓着,然后慌乱的脱去了她的病袍。

    “很好!”司徒静静的欣赏著佩菁赤裸的胴体。

    “求求你,医生,”佩菁乞求着,“我要。”

    司徒脱掉身上仅存的内裤,抓住了他的病患,佩菁立刻紧紧拥抱着他,抬起了大腿,几乎想爬到司徒身上似的,他们一起躺到了地上。

    一个小时过后,满身汗水的司徒优雅的从佩菁身上离开,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对着这个昏昏沉沉的女孩说著,“就是这样了,亲爱的。”

    “嗯……”她回应着,闭上了双眼。

    当佩菁再度张开双眼的时候,她回到了之前的房间,身上穿着和之前一样的病袍,突然意识和记忆都回到了她的脑里。

    “不!”她轻声喊著,但她的记忆却逼她不得不承认,她又被注射,然后戴上了头盔,接着一个漩涡出现在她面前,一个声音对她说明著,说她的高等教育都只是她的幻想。

    她试着想要想起小学之后学过的东西,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她觉得她应该要生气,可是她好轻松、好疲倦,甚至连生气也不能够了。

    她也记得自己疯狂的去迎合那个医生,要他将肉棒插入自己的体内,她这一辈子从没有那么需要过,医生只是告诉她性爱可以带给她比之前更强烈的快乐,这就足以让她忘掉一切了。

    她应该要赶到忧虑,可是她就是不能够,她选择了不再思考这些事,只想着刚刚得到的快乐。

    隔天早上,她醒了过来,发现房间的一块墙壁被打开了,她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房间还有其他的机关,墙壁里面是一个衣橱,里面放著一套白色的护士制服,衣服下面摆着一双高跟鞋,旁边的钩子还挂著一套丝质裤袜。

    她坐了起来,司徒医生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早安,亲爱的,昨晚睡的好吗?”“是的,司徒医师。”

    她没有思考却自动的回答了。

    “很好,亲爱的,”他停了一停,“请穿上你的制服,盈茹和妤芳等一下会帮你送早餐过去,吃完早餐后,她们会带你到昨天那个房间,你一定会跟她们走,亲爱的,她们是你的朋友,只希望你能复原,你了解吗?”“是的,司徒医师。”

    又一次,她完全是反射性的回答,“穿上制服,盈茹和妤芳会送早餐过来,吃完早餐后就跟她们走,她们是我的朋友,希望我能复原。”

    佩菁说著,缓缓的走向了衣橱,几分钟后,突然有一个想法窜入她的脑袋,她要复原什么?就在她能细想之前,门就打了开来,先前那两个长发美女走了进来,妤芳端著放著食物的盘子,将它放在佩菁床边的桌子上,然后两个人站在一旁等待着,等佩菁换好衣服并吃完早餐,两个人抓住了佩菁往房间外面走。

    佩菁突然想要逃走,她知道她只要逃走的话,那两个人一定又会在她身上注射那种神奇的药物,她想要得到那个药物,突然她发现她竟然并不想真的逃出这里,这种想法让她恐惧,但也没有使她难过多久,她很快的就不再去思考这些事情了,快乐比较重要。

    她突然体认到她并不需要那些药。

    “服从是快乐的。”

    她低语着,当她被放在那个有头盔的平台上,一阵刺骨的快感窜过她的脊髓。

    两个月后:留着大波浪长发的女孩,推著另一个短发女孩离开了餐厅,“就是那个,对不对?”短发女孩点了点头,傲人的胸部跳跃着,“她太棒了,医生就是在找像她那样子的人。”

    “可是我不知道耶,”长发女孩说,“诊所里好像已经太挤了,这样我们还有地方住吗?”“这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事情,”短发女孩说著,“而且医生也不会一直留着谁,快一点啦,等她上了车就来不及了。”

    她们两个快步的赶上了他们的猎物,短发女孩拿出了一盒香烟,“可以借个火吗,小姐?”“对不起,”她回答著,“我没有抽烟,我也没有……啊!”她感到右手臂被刺了一下,叫了出来,然后她发现那个长发的女孩正把针筒从她手臂拔出来。

    “你是在做……喔……!”她的思绪完全的模糊了,摇晃着身体,如果不是那两个女孩扶助她,她一定会倒到地上。

    一个男性的路人问著,“发生了什么事吗?”她想要回答,却只能发出模糊的哼声,然后那个短发女孩说著,“没什么啦,我朋友喝太多了,我们正要送她回家。”

    男人点了点头就离开了,两个女孩抬着她们茫茫然的猎物上了车子,将她放在后座,当她躺在车上后,很舒服的闭上了双眼睡去了,任前面的女孩戴她到不知名的地方。

    长发女孩拿出了电话很快的拨了号码,等到有了回答,她说著,“医生,乘客很安全,医生的药剂很有效。”

    “当然,”电话那端回答著,“干的好,佩菁,将她带到我这里来,当我完成对她的改造后,我会给你奖励的。”

    铃声响了起来。

    快感像是子弹一般射入她的身体,佩菁立刻赶到一阵痉挛,几乎快握不住手中的电话了,“是的,医生,”她愉悦的喊著,“谢谢!”司徒挂上了电话,佩菁的改造已经完全成功了,这次的狩猎就是她最后的测试,就像他开始就和她说过的,她会很乐意的为他工作,为他带其他的女人进来,他成功的治愈了她,使她不再有那些多余的自主意志。

    他觉得这对一个女性而言是有病的。

    诊所内是有点挤了,也许该再一次拍卖了,他打开了桌上的电脑,阅览著诊所内每个女人的资料,看看该先卖掉谁。

    “让我来看看,”他想着,“这女孩有点腻了呢……”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